原创哎生活vs爱生活12-09 16:36

摘要: 遇见爱情的方式有成千上万种有人期望在大学时书写轰轰烈烈的罗曼蒂克史,有人向往在工作时寻得相知相持的灵魂伴侣。




遇见爱情的方式

有成千上万种



有人期望在大学时书写轰轰烈烈的罗曼蒂克史,有人向往在工作时寻得相知相持的灵魂伴侣。


当然,还有一种幻想无数次却可遇不可求的青梅竹马之恋——陪伴你,从懵懂轻狂走到两鬓苍苍。



八岁的时候

你拿着两块糖果跑到我面前,憋红的小脸蛋挂着几滴晶莹的汗珠:“来,你一块,我一块……”轻轻地放在我手心中,“很甜的噢!”笑着露出两颗黑乎乎的蛀牙。


你喜欢屋后那片长满青草的山坡,会摘下许多小花送给我,还认真地告诉我:“太阳的家就在山下。”拿来两张小板凳,数归巢的鸟儿,猜彩霞的魔术,我说:“我要把云儿,鸟儿,还有树都画下来!噢!还有我们!”你嘻嘻地笑了,伸出胖乎乎的小指:“好呀,拉拉勾,一百年不许变。”


咿咿呀呀的顺口溜,包裹着幼稚纯真的诺言。粲然夕阳,七斜八歪地扯到画纸上,还没来得及洗干净被彩笔弄花的手,又快乐地揣着画跑到你跟前:“看,没骗你吧,我可画了好久呢……”



十八岁的时候

你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而我没有。看着我失落的眼神,你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没事儿,以后,我来载你!”那时的你多像英雄呀!伴随清晨第一缕暖阳穿透薄雾,你已在屋前的槐花树下,着一件干净的格子衬衫,微笑地看着我。


我挥手告别父母,轻盈地跳上单车后座。微醉的清风拂过衣襟留下淡淡的香味,像一朵努力成长的小野菊散发出的美妙。我是多么想长发飘飘与耳际的风起舞呀,可却依然留了假小子的短发……“哐哐哐”地声响荡漾在崎岖的山路,偶有群鸟相鸣,偶有轻快的歌唱。


从清晨到夜晚,从田野到小屋,有山间清爽的风,还有小镇温暖的光。我挥手告别,看着你被夕阳点缀着橘光的背影,一种莫名兴奋和紧张的心情像猫儿松软的尾巴,挑弄着那些年无人诉说的夜……


三十八岁的时候

我早早就醒来,为你和孩子准备早点。平常,有两杯温热的牛奶和煎好的荷包蛋;有时腻了,还可以吃到掺着葱花的面饼。我换上喜欢的衣服,随意在菜市场里采买,手上拎着一斤半斤的青菜,在芒果和荔枝间挑挑拣拣,享受为人妻为人母的快乐。


傍晚你回到家,舒适地躺在斜晖中,看着我将晾干的衣服收放、叠好。孩子坐在院子里摆弄沙雕城堡,你轻轻地唤她来聊聊天。“爸爸,为什么我叫肉肉呀?”“因为……因为你是爸爸的心头肉啊……”你的眼神在晚霞中更显温柔,和五年前在育婴室外看着她温香如蔷薇的双颊一样。


晚饭后,你叫我去歇着:“我来洗碗。”我笑着看你笨拙地摆弄洗碗布,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跑回房间轻捻棉线为你缝好掉落的纽扣。


夜深了,你悄悄地跑去看孩子是否睡熟,为她盖好踢掉的被子,在额头留下“晚安”的祝愿。



五十八岁的时候

你喜欢种些花花草草,我习惯为你盛好喷壶。朝阳透过树叶的缝罅,照在我们为岁月操劳而生的白发上,铺满鹅卵石的小道远远地延伸着,你自言自语:“时间过得真快啊……”


晚饭后,你照例看完新闻,认真地在小本子上记录天气预报的内容,随后打给远方的闺女:“哎,是老爸,肉肉吃饭了吗?这几天会降温,记得多添衣啊……嗯,我们身体好着呢……”你快乐得像一个得到糖果的孩子,拿着电话久久不肯放下。


第二天早晨,站在阳台的你惊呼:“老婆子,花开啦!”我循声望去,那朵盛花似骄阳,映了你的脸也有三分红意。



八十岁的时候

我们已经儿孙满堂了吧。“爷爷,为什么时针走得那么慢?”“因为时针老了啊……哎,你慢点跑,小心摔!”


你不再是几十年前那个年轻力壮的你,而我也白发苍苍容颜迟暮。看不清微小的针孔,也常把盐当做糖,忘记随手放置的钥匙,还喜欢时不时地唤一声:“老头子?”“哎,这儿!”随后是舒适自然的沉默。


在一个温暖的黄昏,云霞在天际蔓延,槐花香飘入鼻尖,你搬来两张凳子,轻轻地打开一张泛黄的画纸……从两小无猜到两鬓斑白,时光交错成一段上帝吻过的岁月。



哈哈


要懂得,日子静静流淌,爱情会偷偷融进一针一线,柴米油盐的流金时光。


欢迎投稿,必须原创,一经采用,支付稿费,不用害臊

小爱等你来撩详细请联系QQ:7728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