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聪明投资者12-09 16:36

摘要: “5000点不是未来两年的高点”

聪投会客室

“聪明投资者”聚焦于人,

投资人成长的经历,思考的逻辑,

有熠熠生辉之处,也有血泪教训。

他们,见证这个时代。

我们,认真记录他们,

记录我们正在经历的历史。

“聪投会客室”系列将陆续推出,

邀你一起见证这个伟大的时代。

“我觉得很多追涨杀跌的人,其实今年是挣不到什么钱的。”姜榕说,今年A股有两种赚钱方式。

 

一是坚决持有,“比如今年做蓝筹这种,不管其他的,只要方向符合市场潮流,就一直拿着”;

 

另一种是几个主题性的东西轮着来,“哪里热了侧一侧,往冷的地方去走一走。”

 

42岁的姜榕是证大投资总裁,在证大投资待了17年。1994年创办的证大投资,可能是A股不到27年历史中历经数轮牛熊、活得最久的阳光私募。

 

今年,证大投资业绩好到没话说。

 

根据朝阳永续数据,截至今年9月1日,证大投资董事长朱南松管理的证大久盈旗舰5号今年收益率达65.82%,姜榕管理的证大精选今年赚了30.16%。

 

其中,姜榕是一位异常低调的高学历民间投资人,几乎查不到公开报道。“聪明投资者”日前独家走访姜榕,听他讲讲“遵循市场”的人生经历和赚钱逻辑。

 

5000点不是未来两年高点

 

今年7月,姜榕曾在“剑辉下午茶”对“聪明投资者”提到,证大投资去年定下来,今年主攻蓝筹、周期、国企改革、人工智能四个板块,轮动择时。

 

从市场表现来看,姜榕把今年的系统性机会都抓住了。

 

“我们希望只要在私募行业前10%就够了,基本上我们这几年一直维持在市场前10%还不止。” 姜榕有些自豪。

 

与其他投资人相比,姜榕明显对未来市场更乐观。

 

“很多人认为5000点是这轮牛市的顶部,其实真正的这一轮,如果主板很多股票能够走出来,2014年是低点,2015年是第一浪,未来两年里面都是主升,一直应该是到2019年之后,它是一个五年的周期。不要把上证指数5000点作为一个高点。

 

姜榕的市场观点很明确清晰:这说的不是创业板,而是主板。

 

他后来还在微信中解释:“2014年10月启动了长达5年的行情,第一波到股灾结束,去年7月开始第二波,会到2018年底到2019年,主要是大股票的行情。

 

在当日“剑辉下午茶”上,姜榕看好上证50ETF的投资机会,因为“一九分化还会继续,甚至更加极端,300只股票会向150只靠拢,能超越市场指数。

 

但作为市场追随者,姜榕更相信市场信号,他一直盯着市场,随机而动。

 

当“聪明投资者”年轻的同事们对上证50ETF表示积极时,严谨的姜榕反复提醒:“至少目前我还处于观望期”。

 

而对于大盘股,他当时(7月底)说道:“我判断下跌有限,但目前调整时间还不够。”

 

交易员的市场感觉

 

颇有书生气质的上海金山人姜榕,参与证券市场20年,从业经历很有时代感。

 

1993年,姜榕参加高考,成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首届国际金融学专业学生,该院时任院长是朱镕基。

 

1997年,姜榕拿到建设银行的offer。但他不愿接受从哪儿来回哪儿去的国企式分配,就跑深圳找了家证券投资机构待着。

 

一年后回到上海,姜榕在一家咨询公司的投资部做股票研究,主要工作是跑上市公司。

 

 “我是学习国际金融的,财务、金融方面比较扎实,从基本面入手比较好” ,姜榕回忆道。

 

1998年的中国资本市场还处于混乱的坐庄时代。姜榕“比较痛苦”,“对于当时的中国经济有些悲观,想着上市公司怎么都是这么个黑暗的样子。”

 

后来姜榕慢慢觉得,“反正市场都是有好有坏,这是必然趋势,无非在于怎样在一堆股票里面选择一些好公司,或者说是好的公司掌门人。”

 

2000年,姜榕进入证大投资,做了大概一年的交易员。

 

这段经历对姜榕影响较深,“做投资的人如果做过交易员,对市场的感觉可能会好很多,更了解市场情况。

 

姜榕印象深刻的一笔交易单,是帮朱南松卖隆平高科。当时,证大投资持有一两百万股隆平高科,姜榕和另一个交易员根据市场情况卖出,两个人选择了完全不同的交易方式。

 

“他每天卖一些、卖一些。我是后来挑了一个时点卖掉,袁隆平拿国家科技奖的那天(2001年2月19日),股价开始跳了,我就卖了,机会比较好。现在说法就是利好兑现呗。”

 

“做投资要以市场趋势为主”

 

2004年,姜榕开始真正独立管理投资,逐渐形成自己的投资逻辑:做投资要以市场趋势为主。

 

姜榕认为,反向思维可能在震荡市里比较好,但要看股票大趋势向上还是向下。

 

“大趋势向下的东西,表面看反弹很激烈,以后还是会慢慢蹲到坑里。”

 

他说,通常下跌不是一口气连续跌下来很多,往往都是中间挖一个坑,你觉得是底了,跑进去,把底部抬起来,还没有挣到什么钱,它又下去了。

 

在他看来,目前的A股创业板,也许会像 2007、2008的A股下跌,“每次抄底有可能都是错的。只有经历了一个筑底以后,才会有一个大的机会。

 

姜榕回忆,2007年沪指6000点时,证大投资只留了少量股票仓位。

 

 “当时***(某知名经济学家)说,3800点牛市还有第二轮,我是持反对意见的,但朱总比较相信这个经济学家的判断。我们就在后来的下跌里,不停抄底、平掉,抄底再平掉。”

 

姜榕说,那段时间很多个股跌很惨,证大的损失比别人小很多,但影响还是比较大。

 

所以,姜榕一直不大相信别人的观点,“特别是一些首席经济学家和宏观策略师的话,他们有自己的诉求,不会对你的投资负责。他错了最多是被骂,你投资错了就是真实的损失。”

 

姜榕说:“很好的是,朱总容许在投资上试错,错了以后再出来,他没有要求必须把所有东西打到满仓,真是那样的话会很惨。”

 

姜榕说,自己和朱南松两人性格互补。“他是战略型,我是战术型。他是左侧交易者,我是右侧交易者。”

 

姜榕介绍,在证大投资的体系里,投资经理可以各有风格,各自发挥,投资策略委员会(投委会)会组织一起讨论市场,并给出一些建议。

 

姜榕认为,目前这种市场整体没有太大风险,投资经理挣钱是靠自己本事。而一旦市场出现比较大的系统性风险,证大投资的投委会就有一些统一决策措施。

 

最大的投资理念

 

“我最大的投资理念就是尊重市场”姜榕说,“市场告诉我的东西都是真实的。”

 

在姜榕看来,任何东西都有被低估的嫌疑,价值股也有泡沫的时候。

 

“因为下跌过程中,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风险存在。投资一点风险没有,我是不相信的。”

 

姜榕推崇的国外投资大师是索罗斯。在他看来,索罗斯的很多东西是用经济学原理形成一种系统看法。“虽然他在香港损失很大,但是方法没有错,可能投的太过分了。

 

姜榕认为,索罗斯这样的市场主导者,最怕没有交易对手,最后跟政府博弈。当初索罗斯遇到中国政府,交易对手太强大了,“你跟它反过来做,极有可能会把你搞得很惨。”

 

姜榕还喜欢看利弗摩尔的经历(注:华尔街传奇人物和“最大空头”,其投机理念和操盘术在全球被追捧和模仿,最终因债务饮弹自杀), “他早期做投机,起起伏伏很多次。”

 

姜榕也提到早年德国大众的沽空案例。“那群人死得多惨!把一个交易做的很极端,极有可能面临一个大的风险。

 

资料显示,2008年,德国第5大亿万富翁默克勒大举做空大众汽车普通股,后因保时捷对大众的意外收购,大众股价狂飙至1000欧元,成为全球最值钱的公司。

 

这使默克勒家族亏损4亿欧元,面临严重危机。2009年1月,74岁的默克勒跳轨自杀。

 

看过各种案例,姜榕说:“我更倾向于分散化一些,视野更开阔一些,这对自己有好处,不至于一颗树上面吊死。特别是中国股市,有时候跌起来叫漫漫熊途,真的很惨。”

 

以下是聪明投资者和姜榕的实操问答:

 

资金效率是最重要的

 

聪明投资者:你买股票会看哪些要素?

姜榕: 第一是企业基本面好不好;第二是价格;第三是时机;第四是市场氛围。买进去时,正好变成一个上升趋势,这叫时机。“氛围”就是市场偏好有没有到。

 

这4点决定了一只股票最终能不能起来。

 

如果完全靠基本面,最终结果就是巴菲特模式,持有一个公司五年以上,等它去涨。

 

但我不会这么干,我要看它到底有没有被市场关注。

 

因为对我而言,效率是最重要的。永远不要认为你的资金是无限期的,客户对你不满意会出来的。

 

聪明投资者:你的持股周期大概多长?

姜榕:足够便宜的可以放一两年,涨高了以后,短期还会出来。不同股票很难说清楚。

 

聪明投资者:今年你的换手率如何?

姜榕:不到100%。因为大部分不会卖,有一些偏高了以后,出来一下,等下一次的机会。

 

聪明投资者:你的仓位变化可以从零到100%甚至200%、300%?

姜榕:对。但你很难真正到零,说这个市场我不玩儿了,歇几年。

相对来说,留点仓位少亏一些,一直等待市场机会。

 

聪明投资者:平均持股数量是多少?

姜榕:至少20家以上。

 

聪明投资者: 最重仓的股票一般能到什么比例?

姜榕:仓位最重的股票有可能不超过10%。单个股票持仓超过5个点已经蛮多了。10%-20%算是极致了。

 

两次大牛熊的操作和最成功的投资

 

聪明投资者:你觉得自己最成功的一笔投资是什么?

姜榕: 最成功的投资,其实是在2006、2007年,大牛市我们看的比较早,因为我们2006年就去了日本,研究泡沫经济。

 

股权分置改革以后,(沪指)回到1100点。后来1300点,很多人又说千点论,我们已经看到了牛市氛围。从1300到1500、1600点,我们积极性很高,认为那是一个泡沫式牛市,各方面的杠杆就都放出去了。

 

聪明投资者:有没有觉得心惊肉跳?

姜榕:没有,因为我们前期做了很多准备,研究各个国家的泡沫怎么形成、怎么破灭,各个阶段是什么情况。

 

所以,当泡沫起来,别人一直在讨论这是不是泡沫时,我们主要分析的是泡沫到哪里结束。这不是胆子大,是因为基础做得好。

 

我们发现2006、2007年的机会,十年难得一见,一定要把它做好,确实我们也都把握住了。

 

聪明投资者:你们放了多大杠杆,放杠杆之后的资金量多大?

姜榕:我们有一个FOF,杠杆可能是1:3、1:4,我这边是1:2。当初存量资金可能个把亿。我接的一个结构化产品,本金挣了八倍。

 

聪明投资者:这些资金什么时候退出的?

姜榕:2008年,4000、5000点的时候。

 

聪明投资者:那算是退晚了,2007年6000点退出可能十几倍了?

姜榕:不是。其实我们挣了很多,但还没到6000点,三四千点讨论很激烈的时候,我们做了分红。

 

我们当时拿这个钱去做了一些新华人寿这样的非上市法人股,泡沫后期要留一手。

 

第二年我们也挣了30%多,其实4000多点到6000点,主要是那些大股票在涨,我当时基本都拿了大股票。

 

聪明投资者: 2014、2015年杠杆牛市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做的?

姜榕:2014、2015年属于中小创的杠杆牛市,是中小创泡沫,特别是到5000点的时候。

 

我们就是跟随咯,也不会参与差的公司,因为看不清楚,尤其是一些讲外延式增长的。

 

长期来说,外延式增长不可能持续,溢价收购后的商誉摊销,每年都要吞食掉多少亿,过两三年利润必然下降。

 

哪怕企业真实利润是上升的,最后都有可能亏损,这都是经济学或者财务学最简单的道理。

 

所以我们没怎么参与这轮中小创大牛市,主要是通过量化做很分散的投资。

 

聪明投资者:有加杠杆吗?

姜榕:2000点的时候有,到3000点以后没什么了。

 

后期我们想的问题是怎么做市场中性的东西,怎么穿越经济危机。当时有点担心经济层面不是特别好。

 

“不能做的”和“顺势而为”

 

聪明投资者:你似乎更愿意把握整体的系统性机会和系统性风险?

姜榕:对,我还是比较喜欢尊重市场的。经历多了以后,这个市场里有些东西不能做,有些可以顺势而为。

 

聪明投资者:哪些东西是不能做的?

姜榕:我不喜欢买壳借壳的股票,还有那些内幕交易信息在市场满天飞的股票。

 

聪明投资者:证大投资历史上会有很多次“不能做”的机会?

姜榕:有一次,我们拿了很多苏常柴的转配股,20%流通盘在我们手里,可以操纵市场了。我们内部讨论决定,坚决不做,三天之内,我们领导就全部卖光了。

 

我们拼命卖,有人一直接。一开始不知道是谁,后来听说是赵笑云买的。(注:赵曾被称为“中国荐股第一人”,因荐股将众多股民死死套牢,也被称为“中国第一庄托”,后到英国多年,回国后转型阳光私募,成立产品一年即被迫清盘。)

 

比较幸运,如果当初投资部老总没那么坚决,不一定能卖出去。

 

聪明投资者:为什么那么坚决地要卖?

姜榕:说白了,还是从基本面出发,长期不是特别看好。

 

聪明投资者:既然不看好,为什么买那么多?

姜榕:当初我们做了很多转配股,因为特别便宜,没人要。一开始转配股不让上市,但后来我们正好遇到了制度红利,又可以上市。

 

聪明投资者:当时为什么会买这么多“没人要”的东西?

姜榕:资本市场发展肯定是从不成熟慢慢走向成熟,看看美国就知道了。股份全流通是大势所趋,无非就是时间问题。

 

怎么看游资和港股

 

聪明投资者:你怎么看游资?

姜榕:游资的模式很简单,利用资金优势,还有所谓的信息优势或者市场短期热点,把老百姓的钱搁到他的口袋里面去。但这个东西又很难查,因为它是一个很大的网。

 

像现在的P2P,涉及几十万人,被骗上百亿。我想,稍微有一点金融知识都不会这样。

 

聪明投资者:你怎么看目前的港股?

姜榕:我觉得是在高峰期,但现在不要提前判断什么时候是顶。

 

港股涨得好的,很多是大市值的东西,比如腾讯,300多块钱,估值50、60倍。

 

我觉得左侧交易者可以卖了,但我是右侧交易者,会等系统性风险出来了再说。有没有系统性风险很容易看出来,指数一跌,这些东西都会跌的。

 

姜榕的荐书单:《聪明的投资者》、《专业投机原理》



后台回复以下关键词,Get 更多精彩


巴菲特 | 格雷厄姆 | 彼得林奇 | 芒格 | 达里奥 | 霍华德 | 施洛斯 | 邓普顿 | 索罗斯 | 西蒙斯 | 剑辉下午茶 | 陈家琳 | 吴亮 | 梅东亚 | 胡远川 | 归江 | 周良 | 蒋锴 | 姜榕 | 梁力 | 李录 | 徐翔 王亚伟 | 王国斌 | 陈光明 | 赵丹阳 | 林利军 | 赵军 | 邱国鹭 | 邓晓峰 | 裘国根 | 但斌 | 周金涛 | 乐视


聪明投资者声明:凡注明“聪明投资者”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聪明投资者。聪明投资者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聪明投资者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注明来源非聪明投资者的作品,均是经过其他媒体授权的转载。我们发布的所有投资者观点和内容,目的在于记录和传递信息,并不代表“聪明投资者”赞同或反对其观点。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获取更多有料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