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察网12-09 16:35

摘要: 这种兔死狐悲的行为表明,史杰鹏现象绝非个案,肖川的讲话就表明史杰鹏在北师大校内教师队伍中还有同情和支持者。这样一群持历史虚无主义态度的教师长期占据着中国大学的讲堂,给学生造成的消极影响可想而知。

摘 要

这种兔死狐悲的行为表明,史杰鹏现象绝非个案,肖川的讲话就表明史杰鹏在北师大校内教师队伍中还有同情和支持者。这样一群持历史虚无主义态度的教师长期占据着中国大学的讲堂,给学生造成的消极影响可想而知。这充分表明,在北师大校内清除史杰鹏式的历史虚无主义遗毒影响是一个长期系统的工作,绝不止于处理一个史杰鹏那么简单。

史杰鹏7月25日被北师大解聘,一个半月以后的9月6  日,北师大教授肖川在北师大教育基本理论研究院2017级硕士博士研究生“迎新会”上发表讲话的时候称“任何个人或任何组织,对于言论自由的钳制都具有反智主义的倾向。这是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大学所不能容忍的。这也是我在这样一个场合重申捍卫言论自由的最为重要的理由。”

为了有利于读者分清楚是非,有必要把史杰鹏被解聘之前的言论再次公之于众,否则本文进行的评论就属于“空对空”了。

唆使学生卖淫。一个社会精英竟然对卖淫行情如此熟悉,令人震惊,联系到去年一个社会精英因为嫖娼而命丧黄泉,想想有你这样的教授也是不意外了。


公开诋毁爱国主义教育。



鼓吹分裂主义、



公然诋毁军队和英雄。




再回到肖川的讲话上来,他是凭空泛泛而论吗?

肖川的高明之处在于整篇文章看不到有一个字涉及史杰鹏,但是谁都知道他在说谁。

如果他能够声明,他不是也不愿意为史杰鹏辩护,那么我倒是表示欢迎。

而且,为了表达对史杰鹏被解聘的不满,他是颇费了一番工夫的,在这方面他比张维迎高明,张维迎为了论证所谓的“自由”的重要性,居然认为中国史以500年前为界线,前面因为有“自由”,所以科学技术发展快,后面因为没有自由,所以发展慢甚至不发展,这种荒谬的论证受到了网友的有力反驳。而肖川则是退一步进两步的办法,首先抽象肯定某种东西的正确,然后进行具体否定,他是这样一步步对史杰鹏不应该被解聘作论证的——

一、强调所谓的“言论自由”的必要性——

在表达重又变得有些困难,象“公民社会”、“宪政民主”、“普世价值”等成为敏感词汇的今天,重申捍卫言论自由,对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对于给年轻一代高品质的教育,都十分必要。
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国家之间的竞争即大学之间的竞争。因为大学代表着理性、诚实、正直、开放、创新与包容,代表着一个民族和国家的智慧与品格。约翰·亨利·纽曼在《大学的理想》中指出:“大学乃是一切知识和科学、事实和原理、探索和发现、实验和思索的高级保护力量;它描绘出理智的疆域,并表明……在那里对任何一边既不侵犯也不屈服。”捍卫言论自由,就是保护人们有发表错误而合法言论的权利,保证人们不会因言获罪。

点评:请注意这样的逻辑,“公民社会”、“宪政民主”、“普世价值”等成为敏感词汇,是不利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对于给年轻一代高品质的教育”的。请问肖川,你上面罗列的这些东东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充分条件、必要条件还是充分必要条件呢?鹦鹉学舌跟着西方这样喊的国家多了去了,都建成了哪些世界一流大学了?

联系到史杰鹏的上述言论,请问史的那些话哪些是“代表着理性、诚实、正直、开放、创新与包容,代表着一个民族和国家的智慧与品格”的?并且是体现大学的竞争力和国家的竞争力的?

我不知道肖川是否已经承认史的言论是错误的,但是我非常严肃地请问肖川,史杰鹏被定了什么罪?判了几年?如果被北师大解聘也叫做“因言获罪”的话,那么下面两个例子是不是也属于“因言获罪”——

2007年07月26日,国际在线《美国一名大学教授侮辱9.11死者被解职》: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董事会24日开除了一名教授,主要原因是他在文章中把一些“9.11”恐怖袭击事件受害者和纳粹杀人恶魔阿道夫·艾希曼联系在一起,引起公愤。

又据《华盛顿邮报》2015年12月报道,美国一名大学副教授,由于长年“死磕”桑迪胡克枪击案是美国政府的自导自演,被其供职的大学声明开除。

2015年1月底,前教育部长袁贵仁在教育部座谈会上表态,要加强高校意识形态管理,不让传播“西方价值观”的教材进入中国大学课堂。就在袁部长座谈会表态前两天,英国教育大臣尼基·摩根(Nicky  Morgan)就表态,树立“核心英国价值观”(fundamental British  values)是英国教育的重中之重。比起仅仅提议要在大学教育中给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点空间的袁部长,摩根大臣坚定表示,这项事业要从托儿所2岁的娃娃们身上开始抓起!摩根大臣的表态直接回应了这两天爆出的所谓伯明翰“特洛伊木马学校”事件。所谓特洛伊木马学校,就是指一些拿了英国政府教育经费,但却传授一些不符合英国核心价值观的学校。

如果肖川你认为美国的教授被解聘不是“因言获罪”,那么请问这与史的被解聘有什么区别?如果是,那么为什么自由的“灯塔国”美国也没有言论自由?而美国偏偏有世界一流的大学?请你首先去维护一下那两位美国教授的言论自由以后再回来忽悠人好吗?另外,美国的小兄弟英国怎么了?说好的“保护人们有发表错误而合法的言论的权利”呢?为什么在“民主国家”英国不能传授不符合英国核心价值观,而在中国就必须能够传授不符合中国核心价值观呢?

二.他承认“宣传有原则”,但是他认为“教育不等于宣传”宣传实际上是“禁锢人们的头脑”——

【  “探索无禁区,宣传有原则”,这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一句话。但问题是教育不等于宣传,它要开放而不是统一人们的思想,它要解放而不是禁锢人们的头脑。只有当人们可以从酣畅淋漓的表达中获得愉悦、惬意与成就感时,向未知领域探索的动力才会变得强大,有表达的快乐才能更多地唤醒思想历险的冲动。一个毋庸赘言的事实是:我们无法表达出我们原本不知晓的事物。】

点评:这是典型的抽象肯定具体否定。肖川策略性地没有公开否定和反对这句话。这也是他比史杰鹏高明的地方。

“教育不等于宣传”,表面上看,这没有错,因为从定义上理解,教育是一种教授育人的过程,而宣传就是信息的传递,传播者通过信息的传播,希望受者接受并且支持自己的观点,以期达到自己的目的。联系到史作为大学教授唆使大学生卖淫的实际情况,不知道肖川认为他这是在教育呢?还是在宣传呢?如果是教育,难道培养卖淫也属于大学的培养目标?他就是这样“解放”人们的头脑?另外,你所说的解放或者是禁锢人们的头脑是与教育与宣传相对应的,莫非你认为有原则的宣传是“禁锢人们的头脑”?我还想起请问的是史的那一大堆言论与所谓的“向未知领域探索”有什么关系呢?

三、他把他们的所谓的“言论自由”上升到“创造人类文明奇迹”的高度。

【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民族,对于自由的热爱和追求的强烈程度与其创造力之间存在着正相关。因此,捍卫言论自由也就是捍卫我们创造人类文明奇迹的能力,捍卫我们享受创造带来的智力快乐的权利。】

点评:公知的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故弄玄虚,把很简单的道理弄到非常复杂,把你绕晕了以后,再把加入他们的私货的东西塞进你的脑袋。而且最奇葩的就是用自己的观点论证自己的观点,这种“无敌论证法”让你不得不服。

在这里,他把“自由”、“言论自由”的概念的外延偷偷扩大以后与“创造人类文明奇迹的能力”等同起来,我不知道肖教授在北师大是不是专门教“诡辩术”这个科目的。

所谓的自由和言论自由从来就是有限的。在所谓的“自由世界”美国,宪法规定以下18种“言论自由”是不受保护的:

1、没有亵渎国旗或焚毁征兵卡的象征性言论自由。
2、危及公共安全的玩笑不能开。
3、没有引发危害公众秩序导致暴乱的言论自由。
4、没有扰乱学校安静上课的言论自由。
5、没有造谣生非的言论自由。
6、没有妨害他人权利的言论自由。
7、不能以言论自由或集会自由妨害城市交通或违犯交通规则。
8、监犯的言论及集会自由权因狱政安全而受限制。
9、军人言论自由的限制。
10、军事基地不是候选人行使言论自由行的场所。
11、没有辱骂他人因而招惹冲突的言论自由。
12、没有说下流脏话的自由。
13、咆哮公堂的言论不受保障。
14、议员言论免责权所不保障的言论。
15、没有违背契约而泄露国家机密的言论自由。
16、黄色书刊不在言论自由权保障之列。
17、诈欺不实的商业广告不受言论自由的保障。
18、毁谤性言论不受保障。

请肖教授首先对比一下史的言论,有哪些言论是连“自由世界”美国的法律也不保护的再进行下一步的忽悠。

另外,所谓的“言论自由”通常是在社会学和政治学领域里面的,而所谓的“创造人类文明奇迹”很大一部分是在自然科学领域的,自然科学的科学家也许会有自己的政治立场,但是他表达不表达出来,对他的发明创造没有决定性的影响,除非某些科学家只愿意为某一种社会制度和体制服务,不改变体制他就不服务,那就奇了怪了,为什么社会制度要按照你的意愿改变呢?至于所谓的“享受创造带来的智力快乐的权利”之类的文字游戏还是留着忽悠小孩子吧。

四、他又策略性地承认“捍卫言论自由与打击非法言论都是为了保护我们精神家园的广袤、丰富与高洁。”并且知道“煽动危害公共安全,公开侮辱、诽谤他人,泄露国家机密,散布歧视与仇恨某一族群”的言论都属于非法言论。

但是,他话锋一转,抛出一个“错误言论合法论”和“错误言论有价值论”。

【除此之外,都属于合法言论。
合法言论包括正确言论与错误言论。所谓“错误言论”不仅有其相对性,而且对人类思想的发展往往有不菲的价值。真理与谬误相辅相成,并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除了事实与逻辑,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可以作为评判言论对与错的依据。】

点评:首先我们用他也承认是非法言论的那几条标准去衡量史杰鹏的那些言论——1、史唆使学生卖淫是违法的,是危害作为社会的最基本的分子的家庭的稳定的;2、他支持台独的分裂国家主张是危害国家安全的;3、他发表“公开侮辱他人,散布歧视与仇恨某一族群”的言论不但是肖自己也承认是非法言论,就连美国法律也不保护的。

其次,肖川在用相对主义去混淆真理和谬误界限。

联系到史的那些言论的实际,根本不是在学术领域的探索中产生的与客观实际不相符的认识,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敌对态度,请问肖教授,这些言论是将如何转化成为“真理”的?还有,肖教授在这里不承认真理的绝对性,只是承认或者强调真理的相对性,恰恰是相对主义的体现。

另外,肖教授在这里仍然采取了抽象肯定具体否定的诡辩术,他一开始为了打掩护,策略性地承认“煽动危害公共安全,公开侮辱、诽谤他人,泄露国家机密,散布歧视与仇恨某一族群”的言论都属于非法言论。到了最后,却提出“除了事实与逻辑,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可以作为评判言论对与错的依据。”虽然这句话出现在他定义的非“非法言论”的范畴,但是蕴含着他对之前的非法言论的定义的否定。因为,什么是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事实真相还是公知们的“事实”,这些年来,在公知们把造谣惑众作为推进所谓的民主大业的杀手锏的过程中,我们还不了解他们所谓的“事实”是什么吗?还有在这些年来公知们频频使用诡辩术并且被网友一一揭穿的过程中,人们还不明白他们所谓的“逻辑”是什么吗?

也就是说,在公知们无中生有的“事实”和诡辩术面前,上面所说的“非法言论”也会转化为“真理”,这就是肖教授的所谓的“言论自由”的价值所在。

五、他认为,为了给研究生教育中学术训练提供核心主题,他暗示应该保护错误的言论。

【因此,我们如何获得与描述事实,我们认同并遵从怎样的逻辑,就成为研究生教育中学术训练的核心主题。有鉴于此,捍卫言论自由,不仅关涉我们大学中人的道德责任,也关涉我们的教育质量,关涉我们将创造怎样的文化和造就怎样的人。因为,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思想自由、学术自由、教学自由,就没有不同观点之间的碰撞和获得丰富思想资源的途径,就没有挺拔和正直的人格形成的社会心理氛围。

点评:肖教授不愧是忽悠大师,难怪他把他那所谓的“逻辑”作为作为“评判言论对与错的依据”。

“我们如何获得与描述事实,我们认同并遵从怎样的逻辑,就成为研究生教育中学术训练的核心主题。”这不错,问题的关键在于,从师范大学的老师与学生之间的那种互动关系来说,对研究生教育中学术训练不外会出现几种情况,一种是老师进行正确的引导,让学生形成正确的获得与描述事实方法;二是老师出于特定的政治目的,对学生进行误导,让学生形成错误的获得与描述事实方法;三是老师不带任何政治立场的对学生的引导,而学生自己形成获得与描述事实方法。

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史杰鹏作为北师大的老师,或者出于特定的政治目的,以“言传”的方式对学生进行误导;或者以教师的身份发表各种错误言论甚至是非法言论,用“身教”的方式对学生进行误导,所以在北师大的领导与史谈话到时候,他也承认那些言论不妥,表示以后不再发表,要好好进行学术研究,怎么到了肖教授这里,史的言论变成香饽饽,变成对研究生教育中学术训练的必修课了呢?

还有,肖教授所说的“不同观点之间的碰撞”体现在哪里呢?难道就只是允许史主动发起的所谓“碰撞”?在北师大的领导对史作出处理之前,网友与他进行过多少次碰撞你了解吗?连他自己在领导与他谈话到时候都承认是错误的,怎么到了你这里,就变成“获得丰富思想资源的途径”和“挺拔和正直的人格形成的社会心理氛围”了。

六、图穷匕见——“对所谓的对于言论自由的钳制都具有反智主义的倾向”。“这是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大学所不能容忍的”,那么北师大7月25日作出是决定如何呢?你懂的。

【先哲有云:“我思故我在”。言说是思之产物,并推动着思。任何个人或任何组织,对于言论自由的钳制都具有反智主义的倾向。这是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大学所不能容忍的。这也是我在这样一个场合重申捍卫言论自由的最为重要的理由。

点评:进行了一系列的诡辩、忽悠、铺垫,终于图穷匕见了,直接指责北师大对史(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谁都看得出来)的处理是对言论自由的钳制,是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大学所不能容忍的。

我们再回过头来梳理他进行伪证的过程——

第一步,认为大学老师有一种不受任何约束的“言论自由”,并且把这说成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对于给年轻一代高品质的教育的必要条件,如果约束了,就是“因言获罪”。

第二步,在抽象承认“宣传有原则”的同时,以教育同宣传的概念内涵的不同去掩盖某些大学老师利用课堂和其他途径对学生进行错误的宣传的实质。同时认为宣传是“禁锢人们的头脑”。

第三步,玩弄偷换概念的诡辩术,先把“自由”、“言论自由”的概念的外延扩大成为不受任何约束的概念以后,把它们与“创造人类文明奇迹”等同起来,整个偷换概念的过程天衣无缝,但是骗不了对逻辑有所了解的人。

第四步,策略性的承认有非法言论,然后用相对主义的诡辩论去否定真理的绝对性,最后干脆直接提出一个所谓的“事实和逻辑”的评价标准,连之前他自己策略性地承认的某些言论的非法性也不承认了。

第五步,他把教师对学生的正面引导、误导和任由自己发展混为一谈,把会对学生的成长产生消极作用的有意误导也说成是对研究生教育中学术训练的必要的东西。

最后,在进行了上述一系列的连锁忽悠之后,就得出了“任何个人或任何组织,对于言论自由的钳制都具有反智主义的倾向。这是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大学所不能容忍的”的结论,很自然,北师大之前对史杰鹏的处理就被稳稳当当地扣上了“反智主义”的大帽子。这就是肖川之流所谓的用来“评判言论对与错”的“逻辑”,太“强大”了,你不服不行!

史杰鹏言论曝光以来,舆论场上有不少人无视基本的社会公众认知与人伦底线,不仅对史杰鹏一系列明显有悖师德、违反法律规定的行为点赞叫好、引为知己,甚至对北师大校方依据校规校纪对史杰鹏作出的正确处分心怀不满、鸣冤翻案。这种兔死狐悲的行为表明,史杰鹏现象绝非个案,肖川的讲话就表明史杰鹏在北师大校内教师队伍中还有同情和支持者。这样一群持历史虚无主义态度的教师长期占据着中国大学的讲堂,给学生造成的消极影响可想而知。这充分表明,在北师大校内清除史杰鹏式的历史虚无主义遗毒影响是一个长期系统的工作,绝不止于处理一个史杰鹏那么简单。任重道远,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精彩尽在察网:www.cwz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