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i黑马12-09 15:50

摘要: 贾跃亭到底在哪?外界依然猜测纷纷。离开乐视之后,人们只能从微博上了解贾跃亭的动向。从最近贾跃亭最近一段时间发


离开乐视之后,人们只能从微博上了解贾跃亭的动向。


来源 | 腾讯财经


贾跃亭到底在哪?外界依然猜测纷纷。离开乐视之后,人们只能从微博上了解贾跃亭的动向。从最近贾跃亭最近一段时间发布的微博可见,他的工作重心已基本放在了造车上。




据《证券日报》9月7日报道,贾跃亭在境外频繁接见投资人,其中不乏美国财团、全球知名企业和国内机构。


虽然乐视汽车并未透露融资的具体金额,但乐视汽车内部人士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透露:“目前,乐视汽车融资顺利,贾总的汽车产业的逻辑和模式获得投资人认可,融资落地后公司会公布细节。”


但是,贾跃亭何时回来,才是大家、尤其是贾跃亭的债主们关注的焦点。然而,如今就算贾跃亭回来了,他也会步履维艰,因为,乐视控股已经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成了“老赖”,而作为乐视实际控股人的贾跃亭本人连乘坐飞机高铁都难了。





乐视两家公司成“老赖”


今天(9月11日),小编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发现,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控股”)和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移动”)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发布时间均为9月7日。


图片来源: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乐视控股为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母公司,今年6月,贾跃亭已经卸任了乐视控股法人代表,由吴孟担任,但贾跃亭持有乐视控股92.07%的股权,为实际控制人。而乐视移动是乐视手机业务的运营主体,法人代表是贾跃亭的哥哥贾跃民。去年11月,乐视陷入资金链危机,拖欠供应商款项,导致多家供应商上门讨债的事件。


根据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乐视控股涉及的案件有两起,案号分别是(2017)津02执409号和(2017)津02执325号,执行法院均为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给付5008万元和5716万元,合计约1.07亿元。




图片来源: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而被执行人,即乐视控股的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乐视移动涉及的案号为(2017)津02执325号,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给付5716万元,同样,乐视移动也全部未履行,且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图片来源: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是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的标准之一。


小编根据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案号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2017)津02执409和(2017)津02执325号两起案件分别是常州丽声科技有限公司和AAC TECHNOLOGIESPTE.LTD对乐视方面提起的诉讼。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9月5日披露的两份执行裁定书显示,被执行人乐视致新、乐视移动以及乐视控股在相关买卖合同纠纷案中,因暂无可供执行的财产,申请执行人亦无其他财产线索提供,故应终结执行,待具备执行条件后再恢复执行。


AAC TECHNOLOGIESPTE.LTD即港股上市公司瑞声科技(02018),为乐视手机供应链厂商之一,去年11月乐视资金链问题被曝出时,瑞声科技总经理莫祖权在去年第三季业绩记者会上表示,直至乐视欠款问题得以解决前,不会考虑与对方交往。若商议的欠款重整期达两至三年,不可接受。而丽声科技则创立于2007年,主营业务为声学元件开发制造。






贾跃亭乘飞机坐高铁困难了


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将会带来许多不良后果。根据2015年7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的决定》,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被执行人,人民法院应当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被执行人为自然人的,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不得有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一)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二)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三)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四)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


(五)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六)旅游、度假;(七)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八)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九)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而被执行人为单位的,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被执行人及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不得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


在9月7日发布的“老赖”名单中,乐视控股的负责人为贾跃亭,乐视移动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为贾跃民,因此,他们不得有上述9种消费行为。不过,因私消费以个人财产实施前款规定行为的,可以向执行法院提出申请。执行法院审查属实的,应予准许。


从2013年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建立以来到2017年2月,全国法院共限制615万“老赖”购买机票、222万人购买动车、高铁票。


今年6月26日,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川北支行于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贾跃亭、甘薇夫妇名下银行存款及三家乐视体系公司共计约人民币12.37亿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随后,贾跃亭去了美国。


今年7月6日,贾跃亭曾在个人微博发表文章称:“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




贾跃亭表示:“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我们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


8月25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过去十二个月内,公司被起诉类案件33起,合计涉案金额人民币 15.96亿元(含原告诉求赔偿金额、违约金、律师费)和373美元。



相关阅读


贾跃亭一年内从乐视抽血超53亿


借给上市公司的减持资金未及承诺半数,仅仅使用两年就全部收回。乐视危机不断蔓延之际,贾跃亭姐弟却在加速从乐视网抽走资金。


乐视网8月28日披露的半年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公司分别向贾跃芳、贾跃亭归还了股东借款4.34亿元、260万元。而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上半年,乐视网向归贾跃亭姐弟归还的借款金额共计39亿元。截至6月底,其借款已悉数收回。


2014年12月~2015年5月,贾跃芳、贾跃亭抛出巨额减持计划,并承诺减持资金全部无息借给乐视网。此后,两人合计套现接近70亿元,但承诺的股东借款却始终没有到位,贾跃亭提供借款最多时也只有25亿元,不到承诺金额的一半。乐视网也被卷入危机后的一年里,贾跃亭姐弟甚至还抽走资金超过53亿元。


贾跃亭的上述做法,已经有违其当初承诺。根据双方双方约定,使用期限最长的一笔为十年,所涉关联交易亦需经董事会、股东会审议。但到今年上半年,全部借款实际使用期限仅有两年。而收回借款时,并未履行约定程序。


贾跃亭减持借款已全部收回


乐视网半年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分别向贾跃芳、贾跃亭归还了股东承诺借款4.34亿元、260万元。截至6月底,贾跃芳、贾跃亭对乐视网承诺借款余额均为0。这意味着,贾跃芳、贾跃亭向乐视网承诺的借款已全部收回。


2015年5月25日,在乐视网股价达到顶峰实际,贾跃亭抛出了一份巨减持计划,称将减持其持有的占乐视网8%、共计约 1.48亿股股票,所得资金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营运资金使用,借款期限将不低于60 个月,并且免收利息。


公告显示,当年6月1日到3日,贾跃亭以约71元的均价,减持乐视网3524万股,共计套现超过25亿元。数月之后的10月30日,贾跃亭开始了二次减持,涉及1亿股,受让方为鑫根基金,减持金额32亿元,其持股比例降至37.43%。


贾跃亭进行借款式减持前,早在2014年12月11日、2015年2月2日,贾跃芳就已两次做出承诺,通过减持其持有的股票,向乐视网提供借款1.78亿元、15亿元借款期限不低于60个月,免收利息,用于补充该公司营运资金。


成功掩护减持后,贾跃亭承诺的借款,始终没有完全到位过。


按照贾氏姐弟的承诺,其向乐视网提供的借款,为减持股票所得全部资金,总金额不低于73.78亿元。但在最多时,两人提供的借款也只有39亿元,累计金额则为42.1亿元,与承诺金额分别相差34.78亿元、31.68亿元。


2015年半年报显示,截至当年6月底,贾跃亭提供的借款余额为15.65亿元,与协议约定金额相差9.35亿元。减持完毕后的2015年底,其提供的借款金额也只有20.7亿元,仅为实际减持金额的35%。到了2016年6月底,借款余额也只有25亿元,不到承诺金额的一半。


而在2015年6月23日,贾跃亭与乐视网签署第一笔借款协议,约定借款金额不少于25 亿元。换言之,最高时的25亿元借款,是贾跃亭第一笔借款应提供的金额。而2015年10月减持所得的32亿元,贾跃亭根本就没有借出。


贾跃芳承诺的借款虽然全部到位,但很快就被抽走。截至2015年6月底,贾跃芳向乐视网提供的借款余额为17.1亿元,甚至超出承诺金额3200万元。然而,到了2015年12月底,借款余额就只剩下了14亿元。这意味着,仅仅使用了几个月之后,就有3亿元借款被贾跃芳收回。


借款期限收回违反承诺


不仅提供的减持金额款金额违反承诺,而且在借款使用期限、收回程序上,贾跃亭也多处违反其公开承诺。


但事实上,在2016年下半年,贾氏姐弟就开始集中抽走资金。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底,贾跃芳对乐视网的借款余额为4.34亿元,而贾跃亭则仅剩260万元。当年下半年,乐视网向贾跃芳归还了近9.7亿元借款,向贾跃亭归还的借款更是多达24.97亿元。


根据2015年6月23日公告,在签署第一笔借款协议时,乐视网曾与贾跃亭约定,借款期限将不低于十年,但实际使用时间只有两年左右,贾跃亭上述行为严重违反承诺。


在2016年年报中,该公司称,贾跃亭无偿提供的资金,虽不需要支付利息,但该部分资金用日常经营,应按同期银行贷款计算利息,并计入财务费用和资本公积,对公司损益造成直接影响。如公司沉淀不必要的控股股东资金,反而会对经营业绩产生较大负面影响,因此,大股东借款采用随借随还模式。


乐视网上述说法,如今看来颇具讽刺意味。仅仅几个月后,乐视危机爆发,乐视网现金流也开始恶化。仅数据显示,仅2016年四季度,乐视网经营性现金净流入就出现 16.11亿元净流出的缺口。


2017年上半年,乐视网现金流更趋恶化。根据半年报数据,截至今年月底,该公司吸收投资、借款取得现金合计47.4亿元,比去年底减少近127亿元,在经营、投资支出仅相当于去年全年37%的情况下,现金净流入仍然为-6.6亿元。其中借款仅4.8亿元,不到去年全年的8%。


更为重要的是,在收回借款的程序上,贾跃亭的做法也存在问题。双方当时还约定,借款到期后,公司将有权根据自身经营状况,自主决定续借或者偿还,所涉关联交易亦需经董事会与股东会审议,贾跃亭须回避表决。但在归还时,贾跃亭、乐视网似乎并未履行上述程序。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6月贾跃亭到2017年6月底,乐视网共计举行了6次临时股东大会、两次年度股东大会,除了2015年的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对借款进行审议外,其他7次股东大会的议案中,没有任何关于归还贾跃亭借款的议案。


一年抽血超53亿元


除了承诺的借款金额、使用期限违反承诺,作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贾跃亭,以及其亲属贾跃芳,不仅未能向乐视网“输血”,反而从乐视网大量抽血。


根据公开披露信息,2014年,贾跃芳两次共计减持1400万股、1100万股,套现金额约7.1亿元。2015年初,贾跃芳马不停蹄再卖2400万股,套现将近12亿元,合计金额至少20亿元。


而贾跃亭套现更多。


除了2015年两次减持套现57亿元外,今年年初,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乐视网在内的三个主体,通过股权转让、增资扩股等方式,获得来自融创中国旗下嘉睿汇鑫、乐视关联方乐然投资以及华夏人寿合计资金超过168亿元。除了乐视影业,贾跃亭从乐视网体系共计套现达87亿元。根据上述数据计算,自乐视网上市后,仅贾跃亭一人,套现金额就高达145亿元左右。


而这还不是全部。通过大量关联交易,贾跃亭及其个人实际控制的非上市体系,还以应收账款的方式,占用了乐视网大量资金。半年报显示,


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在其总额95.4亿元的应收账款中,关联方应收账款余额就高达52.4亿元,占比达51.85%,比去年底增加14.4亿元。这意味着,今年从去年三季度以来的一年里,通过关联交易、收回借款,贾跃亭及其实际控制的企业,就从乐视网“抽血”达39.4亿元。加上贾跃芳收回的借款,抽血金额更是高达53.4亿元。



* 本文系腾讯财经(ID:yulezibenlun)授权i黑马发布,综合每日经济新闻、第一财经等报道,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让创业不再孤独,提升普通创业者的成功率,欢迎关注i黑马。


—— 黑马八月好文 ——

海底捞认错了,但公关貌似又赢了

拳打知乎,今日头条膨胀了?

三个月内张旭豪与王兴必有一战

性侵风波背后郭敬明

王兴的三本书

会点菜的人,社交不会差

论爱好,张朝阳李彦宏还得服马云

金庸江湖里的互联网鄙视链

马化腾正式超越马云成为中国首富

互联网生辰八字术



i黑马,让创业者不再孤独。

商务合作:15801105017(微信)


↓↓↓ 求报道!2017年推火100个明星初创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