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众乐乐网12-09 03:54

摘要: Hey~ 长夜漫漫,我们已经遗失了太多。是时候拾起散落的星光和月影了。

    

  Hey~ 

长夜漫漫

我们已经遗失了太多

是时候拾起散落的星光和月影了


『拾遗』



 《晦明中的格局与延续》


文/黄程


风很大,抵达牌坊群,下车的时候,一阵热风就扑面而来。日头依旧是这样,下午的烈日消磨着人们的耐心,呼吸都仿佛变得和汗水一样黏稠。


拿起矿泉水喝了几口,稍稍缓解了酷热带来的不适。跟随着友人的脚步走向牌坊群鲍氏一族的故居。起初那数个伫立在村口的牌坊并没有吸引我的目光,而是那鲍家男祠张扬的屋檐与匾,美妙无比。


祠堂一般来说都是一个家族的灵魂寄居之处,有着许多的训与诲。或是被记载,或是口口相传,从祖辈之上延续至今。灵也就延续了,鲍家富甲一时的盛景好似重现,纵然家族的兴旺不可能长久,但一个家族的灵是不会消散的。我看着玻璃展示柜后方的一方方石雕,上面用楷体篆刻了家规族规亦或是名人志士像刘墉访问于此留下的墨宝。家族的灵附在这些石板上,传承至今。


怀着敬畏的心离开了男祠,顺着石板路走到牌坊群的末端,数个牌坊下的路便是村口通向村内的道路,牌坊呈北斗之排列展开,村口的一湾流水横贯而过,七星聚集之处便是龙头,而村口所正对的地方则是一片青山,风水极佳。牌坊或多或少都是偏斜于正方向,从末端的孝子牌坊看去,可以将所有的牌坊尽收眼底。


鲍家的整个家族体系依旧可以看见,之前男祠所见的石板上,记载的是清乾隆时鲍家的盛景,整个鲍家所形成的村落可以说是一个小型社会,大同社会的雏形也许就在于此。社会的福利亦或是帮助可以说是无微不至的,家族与血脉的联系让这中扶持弱者的行为变得自然。在如今的社会,恐怕如此的联系再也寻觅不到了吧。


继续在鲍家的村落中走着,突然一间民居闯入我的视线,矮小的门,走进一看,整个老屋的第一层矮而窄,估摸着这是一个明代的建筑,老屋的主人是个木雕匠,一边挑选着木料一边和我说,这是明代的老屋,一代一代延续到他手上。感叹不已,我深吸一口屋内的空气,木料的腐败感充斥在鼻腔深处,陈年的味道。


走出老屋,也许在这么多的古建筑中它是最久远的一个,就这样静默着,伫立在村落内的一方土地上。余烬也有价值,它用自己的余温,延续着家族。


鲍家故居的人们相互联系着,血脉是一致的,联系也就成立。或许这就是延续下来的使命感,静静地守候在自己的祖辈之地,繁衍生息。


随意又转了几个圈,又回到村口的第一个牌坊,拍了一张村落的全景。


就是这样,整个村落在西斜的落日下回归沉寂。


【本期拾遗制作团队】

编       辑:阿拉雷

责任编辑:姚啊姚

配       音:黄   程

配       乐:余   菲

欢迎关注


本文已获作者授权,转载需注明出处



倘若能让你一撇当晚的星月,那便是值得的。

——《拾遗》



欢迎来稿

邮箱:1801040040@qq.com


众乐乐网

一起分享世界的点滴

长按二维码,识别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