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影视独舌12-09 03:53

摘要: 微信号:dusheme,欢迎关注!



饭上一个偶像,你会一直不停地追随他/她的脚步,想要关注他/她的动态,参与他/她的行程,跟他/她一起成长为更好的人。

从素人选秀到偶像养成,从超级明星到素人网红,当下年轻人对待偶像的选择越来越多。面对这一代新青年消费者对娱乐内容精品化的庞大需求,偶像的迭代更加快速、多元。


8月24日,“年轻人喜欢什么样的偶像”主题沙龙在北京召开,推出李诞、池子的笑果文化联合创始人、CEO贺晓曦,深耕选秀13年的哇唧唧哇首席内容官、《明日之子》总监制马昊等多位幕后偶像推手到场,一起畅聊“偶像文化”与粉丝经济的那点事。



时代新偶像:“养成系”偶像、女团、素人网红


这个人歌唱得直击你心,戏演得出神入化,舞跳得洒脱干练,都能够成为你“饭”上他/她的理由。在传统的偶像培养模式中,明星信奉距离产生美,走的是高端冷艳路线。可在现如今明星化个妆都会在社交平台上直播的年代,“高冷范儿”显然已经不能抓住新生代用户的心。人们更愿意与走“亲民”路线的偶像建立链接和互动。

马昊团队曾在浙江卫视做过《燃烧吧!少年》,当时选了一个叫X9的少年团。粉丝养成很大程度依赖于跟腾讯的合作,即一周直播一次少年们做游戏。马昊说,“这是一个小体量的辅助型节目,没想到却火了,更产生了深度粉丝。”这件事给了他们很大启发,更让他们认清了当今互联网的发展形势。


哇唧唧哇首席内容官、《明日之子》总监制马昊


新时代偶像,完全颠覆了过去荧屏、银幕人物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形象。年轻一代群体消费的是参与感,这指的是我不单单能看到你、接触到你,更重要的是我能够参与进来跟你一起成长。“参与感”是此类偶像养成模式的精髓,通过粉丝的深度参与和互动,培养粉丝的忠诚度和粘性。

《明日之子》是他们今年推出的一档未来10年音乐偶像的养成节目。马昊说,她希望这些被推举出来可能成为偶像的人,都有自己的才华和态度,能够在这个时代被留存并且可以延续十年以上。

说到这里,她提到了节目里的选手毛不易,“他虽然是一个生活在底层的普通人,但是跟当下年轻人的共鸣很强。现在年轻人的内心都有种孤独感,他们有自己的独立人格、个性非常强烈,一方面他们渴望被认同,另一方面又觉得被认同非常难。”马昊认为,这群人在毛不易的歌里,找到了情感对应。


毛不易


女团也是新时代下,被粉丝们疯狂追逐的群体。小编不是饭爱豆群族,目前只知道那个号称“中国四千年才一遇的美女鞠婧祎”所属的SNH48。麦锐娱乐CEO王丛最近推出了一个“Mera女团”,历时12个月打造她们。王丛说,“无论在什么时代,大家都需要好的娱乐内容,德艺双馨的青年艺人都是被市场所需要的。我认为任何一个年代都需要这样一个供给去做这样的事情。”


麦锐娱乐CEO王丛


新推出的麦锐女团能否爆红小编不置可否,但SNH48在国内却发展神速。2016年有媒体统计,“她们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共发行了13张EP和1张专辑;团队规模也从最初的上海26人扩大到如今百余人;全年剧场演出超过600场,核心粉丝数量年增长率达400%以上。”无疑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女子偶像团体。



除了“养成系”偶像明星与女团,“素人”也是新时代下实力圈粉的中坚力量。比如引爆互联网的《吐槽大会》中的李诞和池子,再比如《奇葩说》里的马薇薇、姜思达等,都是素人变成明星网红的经典范例。

笑果文化联合创始人、CEO贺晓曦认为,在电视时代,广播电视媒体人做节目的第一需求是合家欢,“你看那时候的名字叫《快乐大本营》,最好是全部都来开心一把,是大而全的。”他表示,《吐槽大会》、《奇葩说》等个性化节目引爆网络,源于契合了细分领域年轻群体的需求。“第一是酷,我看的跟你看的不一样。第二,有趣,至少觉得在说人话,说的东西都听得懂。第三,是受到影响,一个貌不惊人的素人讲的东西却让你很有记忆点。”


笑果文化联合创始人、CEO贺晓曦


《刺客列传》幕后出品方领誉传媒创始人、可米经纪CEO周昊表示,“现在的粉丝喜欢有人格缺陷的东西,你千万别太完美。你有漏洞,比如讲话不是很清楚,唱歌可能五音不全,粉丝就会越喜欢你,因为有投射、关爱的过程。”


领誉传媒创始人、可米经纪CEO周昊


周昊说,自己的团队为这个网剧两年做了100场路演和一张专辑。筹备的嘉年华演唱会,粉丝们都来看自己喜欢的小哥哥。“粉丝并不在乎他们唱成什么样,但一定得真唱。走音、忘词都是粉丝要看的点。结束之后,在网上传播的都是这些出丑的画面。”


互联网娱乐内容下的粉丝养成术


对于内容创作者,如何迎合市场上年轻人的趣味,是一个艰深命题。王丛说,“鲍勃·迪伦(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曲家)做歌词的时候不会去想年轻人喜欢什么。你不太可能猜中所有年轻人喜欢的东西,但是你跟他接触之后就会有感觉。”

周昊说,“我是1986年的,我与粉丝用户大概差了10年,你不去跟他接近,不走进他们的世界,很快就会被淘汰掉。你要跟他们对话,听他们怎么骂你,你才有机会征服他们。”



做内容的人,不要认为自己现在做的内容小众,可能过半年以后,这些东西就很主流了。如何早点走进年轻人,找到他们喜欢的东西,才是互联网娱乐内容的制胜法宝。

以脱口秀为例,美国的脱口秀,是从线下演到线上,慢慢伸张的过程。目前国内,也在持续推进中。贺晓曦说,他们做《吐槽大会》也是先做线下,在上海、北京、深圳等核心城市演出,测试演员的表演水准。“如今被誉为脱口秀未来的池子也经历过上台觉得自己很好,讲到第八、九场的时候没有反响,然后‘死’在台上的过程。”


池子


贺晓曦认为,线下的部分一方面可以培养核心粉丝,另一方面则可以检测并完善自身的表演水准。“这是一个秀的核心,这个秀还不是完全以互联网时代走的,它偏艺术,你必须经过打磨,观众才会接受直到喜欢你的表演形态。”他说,希望通过线上这样的媒体广告牌,吸引更多的人来到线下,参与、体验进入这个行业,然后涌现出来。

比如《脱口秀大会》里面的黑客小哥,贺晓曦说,从发现到打造他大概花了10个月的时间,“这是一个自然生长加引导的过程,就会形成一个比较健康的生态。”


《脱口秀大会》里的黑客小哥


脱口秀是一个打造人格的平台。贺晓曦说,不刻意追求年轻人喜欢什么,是他们做脱口秀的第一个常识。“你不用去背段子,就讲你有趣的人生经历,让喜欢你、跟你有同感的人找到你。”贺晓曦说自己公司做的事情,就是把平台搭建起来,把有趣的东西展现给观众,让这些脱口秀演员尽情表演,然后集结粉丝。


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邱越


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邱越表示,粉丝在偶像身上做投射,实际是在与喜欢的人之间建立一种联系,是当下年轻人内心所谓的孤独、寂寞,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有一个宣泄的出口,我们要提供给他。至于这个出口提供得有没有效,对年轻人是否有好的影响,我觉得每一代人都会走过这个历程。”

【文/吴碧晗】



版权声明:
微信公众号【影视独舌】所有原创文字,版权均属【影视独舌】及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至朋友圈,但如有其他媒体复制转载,需征得我们同意并注明出处。(请回复“转载”,了解具体要求!)


微信号:dusheme

有观点、有态度、有温度的行业交流平台

扫一扫更进一步接触影视行当!


【影视独舌】

由媒体人李星文主编的影视业垂直媒体。我们对行业感兴趣,对新闻有动力,对思想光芒趋之若鹜,对审美高地心向往之。覆盖微信公号,微博,新浪看点,今日头条,百度百家,网易自媒体,搜狐自媒体等十大平台。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