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人民铁道网12-09 05:28

摘要: 神话故事中的神笔马良将美好诉诸笔端,寄托了农耕时代人们对于美丽新生活的向往。如果生于现在日新月异发展的中国,不知道马良是否更惊奇于中国铁路建设者、运营者将高铁编织成网,真真切切地改变着人们出行的习惯和生活方式,甚至改变着中国经济的版图。

人民铁道》报10月18日A2-A3版


  编者按 神话故事中的神笔马良将美好诉诸笔端,寄托了农耕时代人们对于美丽新生活的向往。如果生于现在日新月异发展的中国,不知道马良是否更惊奇于中国铁路建设者、运营者将高铁编织成网,真真切切地改变着人们出行的习惯和生活方式,甚至改变着中国经济的版图。


  横连东西的高铁网络,将中国的东中西部紧密地连接在一起,绥满通道、京兰通道、青银通道、陆桥通道、沿江通道、沪昆通道、厦渝通道、广昆通道,建成后,一条条高铁线舒展筋骨,拓展区域发展空间,将一座座城市勾连成城市圈、城市带,进而变为促进中国经济发展新的活力源。很多中国老百姓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理念、观念也因日益发展的高铁而改变,有尊严的、享受式的出行成为百姓旅行新常态。


  5年来,有多少西部的百姓随着高铁走出了山沟沟,拓宽了眼界,增长了见识,又回来“反哺”乡村,把自己和乡亲的土窝窝变成金窝窝;有多少中外游客随着高铁线路在中国腹地的延伸而去尽情饱览原本“藏在深闺无人识”的景致;有多少经济发达地区的产业随着高铁加快转移,打通经济血脉,提振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发展信心,让所有人共享铁路改革发展带来的红利。


  大道通衢泽四方。10月1日,本报以《纵贯南北装点山河美 舒展宏图天堑变通途》为题,介绍了高铁纵向动脉。在党的十九大召开前夕,本报再次组织记者深入基层,走访一线,采访部分旅客货主、地方政府部门负责人、运营服务者以及工程建设者,请他们畅谈5年中自己的感受与身边的变化,和大家共同分享中国高铁5年发展带来的自豪与喜悦。带着骄傲、带着憧憬、带着梦想,我们一同重新开始新的征程,将用自己的双手编织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梦想,最终汇聚成最瑰丽的中国梦!为中国而骄傲,为中国高铁而骄傲!


地方政府 

重构版图统筹谋突破

——访广州市发改委轨道交通处负责人刘建

本报记者 朱进军


刘建在办公室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朱进军 摄


  近日,记者专访了广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轨道交通处负责人刘建。


  他说:“近年来,广东高速铁路建设取得了显著成绩,重构了广州经济发展版图,有力地推动了区域经济社会发展。”


  据刘建介绍,广州市正在全力建设枢纽网络城市,加快推进铁路枢纽建设,不断完善交通基础设施。


  “高速铁路是国民经济重要的基础设施,对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刘建说,以2014年12月26日开通运营的南广高铁和贵广高铁为例,南广高铁与云桂铁路相连,形成广州至昆明快速客运通道,贵广高铁与沪昆高铁相连,形成广州至昆明第二条快速客运通道。


  “抓住高铁发展契机,广州正在探索‘枢纽+社区+产业’开发新模式。”刘建介绍,广州市深入贯彻落实国务院的相关要求,正在进一步深化区域内38个铁路站场综合体概念方案和周边综合开发规划,推动区域经济社会和铁路建设可持续发展。


  展望铁路未来,刘建信心百倍。“十三五”期间,广州将建成“四面八方、四通八达、多站布局、多点到发”的大型放射枢纽网络格局。




多方互通运输高效率

——访兰州市人民政府铁路枢纽建设办公室副主任于欣

  本报记者 杨 军 本报通讯员 陈大伟


于欣(左二)在兰州中川铁路检查工作。陈大伟 摄


  近日,记者对兰州市“一带一路”多式联运协调办公室主任、兰州市人民政府铁路枢纽建设办公室副主任于欣进行了专访。


  谈到兰州的铁路建设,她感慨万千:“兰州是我国东西合作交流和通往中亚、西亚、中东、欧洲的重要通道。根据统一规划,兰新高铁、宝兰高铁、兰渝铁路等已相继建成。加上在建铁路,新的兰州铁路枢纽建成后,将形成多方向互通、大运量保证、现代化设施、高效率运输的特点,对推动兰州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据介绍,为充分发挥兰州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交通枢纽优势,在甘肃省委省政府领导下,兰州市已作为枢纽节点城市列入《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其中,兰渝铁路兰州北编组站采用最先进的双向三级七场站型布置方案。


  于欣对记者说:“兰渝铁路打通了我国中部、东部和南方中欧班列的北上通道,铁路建设加大了商贸、金融等领域的对外开放力度,加快了甘肃融入区域经济发展的步伐。”




口岸经济借势再发力

——访阿拉山口市委副书记、综合保税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王勇

本报记者 张家启 本报通讯员 白永峰


王勇介绍口岸发展情况。闫华鹏 摄


  这是一座年轻的城市,经国务院批准,于2012年12月成立;这是一座铁路拉来的城市,20多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无人烟的风口戈壁。


  它,就是新亚欧大陆桥中国段西部的口岸城市——阿拉山口。


  10月9日,记者来到与阿拉山口站候车楼“面对面”的阿拉山口市委市政府大楼,采访了阿拉山口市委副书记、综合保税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王勇,他用一组数据说明了阿拉山口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发挥的重要作用。2016年,经阿拉山口口岸出境的中欧班列、中亚班列达1220列。


  “5年来,阿拉山口重点围绕一个中心、六大产业和四类加工制造业,大力促进仓储、物流、进出口贸易和进口能源资源落地加工业发展。目前,阿拉山口充分发挥着独特的区位优势、政策优势、引领优势,积极招商引资,日均入驻企业超过10家。”王勇说。


  谈到如今的阿拉山口市,王勇介绍说:“今年上半年,阿拉山口市完成地方生产总值18.5亿元,同比增长25.6%;保税仓储贸易企业实现过货量40.9万吨,同比增长66%;招商引资开工项目34个。”

旅客货主

业务拓展尽享路路通

——访爱亲母婴品牌公司陕西区总经理宋志英

本报记者 唐 茹 本报通讯员 秦 姝


10月10日,宋志英乘坐G2021次列车去洽谈业务。秦 姝 摄


  10月10日,西安北站客流如潮,人头攒动。在开往兰州西方向的G2021次列车检票口前,虽然距离检票进站时间还有十几分钟,等候乘车的旅客却自觉地排起了长队。


  “对,我马上就检票进站了,3个半小时就能到公司,这单生意我亲自去谈,一定要拿下。”在排队旅客中,一位身着笔挺西服、手提黑色公文包的旅客正忙着打电话。


  这名旅客叫宋志英,是一个年轻有为的“90后”,从事母婴产品零售,是爱亲母婴品牌公司陕西区总经理,此次前往兰州洽谈业务。他告诉记者,他所在的爱亲母婴品牌公司总部设立在北京,他主要负责西北地区的业务经营拓展。过去,由于西北地区既有交通网络的限制,大部分业务集中在西安。今年,宝兰高铁开通运营后,西安到兰州、西宁都通上了高铁,速度快、大运能、高密度、坐着舒服,为产品西进带来了黄金发展机遇。


  谈到未来,宋志英说,当西成高铁运营后,他将享受到更多的高铁红利,业务会从西北地区向西南地区拓展,希望获得更好的经营效益。




企业发展交上“铁哥们”

——访河口韵合商贸公司经理段楠

本报记者 郭薇娜 本报通讯员 刘昊亮


段楠在河口北站货场查看装车情况。李朝志 摄


  “近年来,铁路人成了我们最信任、最依赖的小伙伴,铁路运输也成了我们产业链上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10月9日,河口韵合商贸公司经理段楠向记者坦言。


  2014年以前,河口口岸还没有准轨铁路,韵合商贸公司从越南进口的铁矿石,大多通过米轨铁路加汽车运输的方式来实现。费时费力不说,成本还高。


  2014年,河口口岸接入了准轨,昆明铁路局货运装备也逐步往专业化、机械化方向发展,对大宗货物来说,运输效率的提升极为明显。特别是2016年,铁路转变服务职能以后达成了“门到门”战略合作协议,使得所有进口的铁矿石得以用班列的形式,以最快的速度运到各大钢厂,同时与公路比较,物流成本也有了大幅下降。


  今年2月23日,韵合商贸公司在铁路的助力下启动了新一轮的铁矿石运输,半年时间运量已经突破100万吨,比去年全年的总运量还多。企业的欣欣向荣让段楠十分高兴,他满怀希望地说:“未来,我们还将依托大动脉延伸经营触角,壮大企业。”




合武高铁托起创业梦

——访金寨县金林保洁公司经理戈绍平

本报记者 孙业国


戈绍平正从金寨站出站。唐 坤 摄


  国庆中秋假期刚刚过去,位于大别山腹地的金寨站运送完最后一波节日大客流,旅客运输恢复常态。记者采访了安徽省金寨县金林保洁公司经理戈绍平。他穿着工作服,带领保洁队伍到候车室和站台做起深度保洁,生怕在站区因节日客流大留下卫生死角。


  “2009年4月1日,合武高铁全线开通。当天,我头戴草帽,手提菜篮,早早来到金寨站站前广场,挤在人群中看热闹,心情和父老乡亲一样美滋滋的。没想到的是,自己会因为高铁告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劳作,在高铁站有了一份工作。”戈绍平对记者说。


  戈绍平指着车站周边林立的高楼说:“金寨这几年变化可大了!随着红色旅游越办越红火,乘坐高铁进出金寨的客商逐渐增加,站小客多,站区保洁工作量越来越大。商机来了,我很快成立了一家专业化保洁公司,从村民中招聘10多名员工,进行专业培训,为金寨站做起保洁服务。”


  “8年多来,合武高铁不仅给老区带来了发展机遇,也托起我的人生梦想。”说到最后,戈绍平开心地笑了起来。




旅客出门爱上“打高铁”

——访大庆第二十八中学教师任宝山

本报记者 胡艳波 本报通讯员 陈旭东


任宝山正在专注地与本报记者交流。胡艳波 摄


  “国庆中秋假期探亲访友,哈齐高铁是我的首选。”日前,大庆第二十八中学教师任宝山对记者说。


  国庆中秋假期后,记者采访了大庆资深火车迷任宝山。任宝山对记者说:“我也算是‘油城’大庆活跃的资深火车迷了。哈齐高铁作为中国最北高寒高铁,自开工建设以来就一直成为火车迷群体热议的话题。2015年8月17日正式通车那天,我有幸成为在大庆西站第一个检票登乘高铁的旅客,体验了在‘家门口’乘坐首趟高铁的感觉,照片还上了《大庆日报》头版。”


  聊到哈齐高铁,任宝山深有感触地说:“在我所居住的大庆市,乘坐高铁到哈尔滨市最快50分钟就到了,到齐齐哈尔市最快31分钟,比普速客车时间缩短了一半以上,跟在城市里‘打的’一样,我们这是‘打高铁’出行了。”

工程建设者

合作之窗打开交流门

——访济南局建设管理处处长黄海

本报记者 李锡秉 刘毅华


黄海正在查阅建设资料。姜爱勇 摄


  石济铁路客运专线是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八纵八横”高速铁路主通道中青银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9月12日,石济客专济南至平原段开始联调联试,标志着石济客专开通运营进入了倒计时。


  10月9日,记者采访了济南铁路局建设管理处处长黄海。“党的十八大以来,济南局建设系统深入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铁路建设的重大决策部署,积极适应发展新常态,认真遵循提高运输能力、提高运输效率、改善服务质量和保障有效需求的方针,抢抓发展机遇,铁路建设工作取得显著成就。”


  据黄海介绍,石济客专的建成将使青岛至太原形成快速客运通道,山东、河北和山西三省将实现高铁贯通,三地之间的人员、信息和技术交流将更加便利。


  5年来,济南局路网规模迅速扩大,现代化铁路运输体系加快形成,新建了枣临铁路、海青铁路、德大铁路、沂沭铁路、青荣城际铁路,路网结构得到完善,运输能力得到进一步释放。


  5年来,济南局综合配套路网点线能力提高,现代化水平显著提升。山东省以济南、青岛为中心,形成半岛城市群“1小时生活圈”,显现同城效应。济南、青岛两大铁路主枢纽客货运设施日趋完善,枢纽对客流、货流的吸纳能力和通过能力大幅提高。


  黄海谈到,铁路建设前景广阔,发展潜力巨大,面向未来,他们充满信心。




情系修路用心筑通途

——访石济客专公司工程部部长高永强

本报记者 杨建光


高永强在办公室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杨建光 摄


  “石济客专已进入联调联试阶段,国庆中秋假期期间,我一天都没有完整地休息过,天天都有事,天天都在忙。”电话里,高永强的声音略显疲惫。作为石济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工程部部长,眼下正是他最紧张繁忙的日子。


  虽然已经53岁了,但聊起高铁建设,高永强的热情不输少年。他兴奋地对记者说:“1989年从西南交通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原石家庄铁路分局基建段工作。工作28年来,我一直干的都是修铁路的事,先后参与过京津城际铁路等3条高速铁路的建设。”


  “这么多年,我亲身经历了中国高铁快速发展的过程,深感自豪。高铁提升了国家综合实力,大大改善了中国人的出行条件,举世瞩目,利国利民。作为一名建设者,再辛苦,我们也觉得值!”高永强说。


  石济客专是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八纵八横”高速铁路主通道中青银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


  高永强告诉记者,目前,全线联调联试工作已经分段展开,10月12日石济客专河北段开始联调联试,11月开始为期1个月的试运行,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实现通车。“我们工程部的日常工作量很大,这些日子天天要跑现场,组织路料清理和通号器件加装工作。我们都在全力以赴确保石济客专联调联试中的运行安全。”


  28年奔波在铁路建设一线,高永强很难顾得上家里。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儿子今年都已研究生毕业了,高永强颇感歉疚:“这么多年很少为孩子操心。”但每当和孩子乘高铁出行时,高永强都很骄傲地告诉儿子:“看,这就是我们修的铁路!”




技术创新彰显硬实力

——访郑西客专公司副总经理郝东周

本报记者 肖培清


郝东周(前一)在工地检查Ⅲ型板铺设情况。马其林 摄


  国庆中秋假期,郑徐高铁再次以其在路网中的重要地位引起了社会关注。郑徐高铁是我国第一条全线使用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CRTSⅢ型先张法无砟轨道板(以下简称Ⅲ型板)的高铁线路。10月10日,记者就Ⅲ型板的研发、应用等事项,专访了郑西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郑西客专公司)副总经理郝东周。


  “这是一条体现中国创造主题的铁路。”了解记者来意后,郝东周直抒胸臆,“Ⅲ型板的使用,对完善我国无砟轨道系统技术、提高我国无砟轨道技术核心竞争力、实施‘走出去’战略具有重要意义。”


  据郝东周介绍,在中国铁路总公司的强力支持下,郑西客专公司组织设计、科研、施工等单位对设计图纸、技术标准等工作提前筹划,解决了轨道板技术标准、设计图纸、产品生产许可目录等影响郑徐高铁建设进度的具体问题。建设期间,他们组织12个参研单位一起研究Ⅲ型板施工关键技术,着重研究轨道板制造技术中双向张拉台座、张拉横梁的设计方案等工艺工法以及轨道板标准化生产的条件、工艺布局、场地设置、设备选型、质量保证等。


  2016年7月15日11时20分许,在郑徐高铁民权特大桥上,两列由我国自行设计研制、全面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标准动车组以时速420公里会车。这是中国标准动车组在中国自主研发的Ⅲ型板上的精彩亮相!


  “如今,Ⅲ型板已经过了一年多的运行考验。其稳定的质量见证了中国高铁创新能力。作为一名铁路建设者,既感到自豪和骄傲,又有责任和压力。”郝东周说。




钢铁之路“相约”大草原

——访呼张客专建设指挥部指挥长张银贵

本报记者 傅世忠 本报通讯员 李 森


张银贵(左一)正在工地检查建设施工情况。 李 森 摄


  张呼高铁是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八纵八横”高速铁路主通道中京兰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内蒙古自治区首条高速铁路。前不久,记者采访了负责该项目建设的呼张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呼张客专建设指挥部指挥长张银贵。


  张呼高铁运营时速250公里,京张高铁建成通车后,张呼高铁将与其共同构成内蒙古乃至西北地区进京快速通道。届时,张呼高铁将大幅缩短呼和浩特与北京间的时空距离。


  张银贵表示,自开工建设以来,呼张客专公司实施科学化管理、标准化建设,保障各项工程高质、高效、高速推进。针对严寒地区隧道排水难的问题,该公司积极组织设计、施工、监理单位反复试验,研究出具有北方特色的仰拱下深埋中心水管,填补了高寒地区保温排水的空白。


  目前,张呼高铁乌兰察布至呼和浩特东段已开通运营,张家口至乌兰察布段正在紧张施工中。张银贵满怀信心地说:“张呼高铁是一条高标准、高质量建设的钢铁之路,更是一条引领草原腾飞之路,全体建设者将同心协力,全力建设经得起历史检验的百年工程。”




攻坚克难鏖战戈壁滩

——访中铁二局集团五公司兰新高铁项目部总工程师崔韶华

本报记者 傅洛炜 本报通讯员 梁 庆


崔韶华在审看施工图。梁 庆 摄


  9月28日,记者来到中国中铁二局集团五公司,采访了参与兰新高铁建设的该公司兰新高铁项目部总工程师崔韶华。谈起参与建设兰新高铁,他感慨万千:“头顶烈日,面迎风沙,披霜戴雪,攻坚克难,用一颗火热的心为自己的青春烙上无悔的印记,我因能参与建设穿越戈壁滩的高铁备感自豪。”


  他对记者说:“2009年的冬天,我来到兰新高铁建设工地,戈壁滩大风、温差大、干燥等给施工带来极大不便,位于百里风区边缘的吐哈立交特大桥一年中有320天都是8级大风天气。为了攻克混凝土养护难关,我和我的团队多次召开施工方案研讨会,最终决定采用4层包裹法(即养护膜保水、土工布防水渗、篷布防大风、遮阳网抗高温)来实施养护。然而,一遇大风天气,遮阳网以及篷布保护层就被吹得支离破碎,褪去一层后,其他保护层也会出现问题。为了破解这一难题,我们反复论证研究,最终决定放弃篷布,采用防水板包围、外围钢筋拉杆固定的方案。2010年7月,我们在坎尔其大桥3号墩进行了墩身养护试验,看着桥墩披上了自己设计的‘四件套’,心里既兴奋又忐忑。2个月后,当我亲手去除墩身‘外套’,外表光滑、几近完美的墩身矗立在众人面前时,现场观摩的兄弟单位同仁都竖起了大拇指,并将这一经验在全线推广。”


  崔韶华说:“这仅仅是成千上万建设者在破解兰新高铁施工技术难题上的一个缩影。广大建设者凭借着敢打敢拼的闯劲、勇于探索的韧劲征服了戈壁滩造成的诸多施工难题,确保了高铁大动脉安全穿越戈壁荒滩。让我们为成千上万不惧艰辛、勇于创新的中国高铁建设者点赞。”

运营服务者 

“天路驿站”尽揽高原美

——访西宁站副站长张强

本报记者 张 艳 本报通讯员 段梦颖


张强(右一)正在为重点旅客提供服务。 段梦颖 摄


  兰新高铁在青海省境内的营业里程为218.426公里,占兰新高铁全长的12%。虽然里程并不起眼,但是自高铁通车以来,充分起到了高原与内陆的交通“润滑”作用,西宁站更成为了青海、西藏、新疆三省区综合交通体系中“承东启西”的枢纽。


  自2014年12月26日重新修建的西宁站投入运营以来,动车组列车对数增加了1倍以上,动车组开行由原来的兰州、嘉峪关、乌鲁木齐三个方向扩展至西安、太原,高速铁路与全国联网。2014年底,当第一趟动车从西宁站驶出时,许多市民站在落客平台上等动车、看动车。


  “西宁站是青海省重要的服务窗口。我们将进一步为旅客提供安全、温馨、方便的乘车环境,全面展示客运服务窗口新形象。”西宁站副站长张强对记者说。与此同时,车站提升了“大美青海·天路驿站”“于蕾导购台”问询导购服务能力。


  近几年,西宁站旅客发送量呈现递增趋势。2016年,西宁站发送旅客788万人次。2017年宝鸡至兰州高铁开通运营以来,西宁的旅游客流出现井喷式增长,西宁至西安北、西宁至太原南的动车组列车趟趟爆满,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现象。“从西宁到门源坐高铁只要40分钟就能抵达。”张强对记者说。


  铁路不仅为旅游业的繁荣增添了动力,也对铁路沿线的社会进步产生了积极影响。昔日人烟稀少甚至人迹罕至的铁路沿线,如今村镇相连,厂矿企业鳞次栉比,处处回荡着欢歌笑语。




老区人民尝鲜动车行

——访百色站副站长高雄霞

本报记者 莫育杰 本报通讯员 董 浩


高雄霞为旅客演示手机购票操作流程。董 浩 摄


  “百色通高铁后,老百姓出行意愿大大增强,不说别的,单我们百色站一天旅客发送量就达四五千人次,相当于以前没开通高铁前全段一天的旅客发送量。”百色车务段百色站主管客运的副站长高雄霞如是说。


  自2016年12月28日云桂铁路全线开通以来,经过多次调图,百色站开行的动车由8对增加到27对,可通达广州、昆明、南宁、北海、桂林等地;动车开行结构更加合理,在客流需求旺盛时段加大动车开行密度,方便老区人民出行。


  高雄霞介绍,随着动车开行对数不断增加,特别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实行2.5天弹性作息制度后,周末乘动车出游已悄然成为老区人民的一种生活时尚。为此,他们向南宁铁路局建议增加周末运能。目前,周末时段加开的动车上座率几乎都达到100%。截至10月8日,全段今年累计发送旅客421万人次,同比增长51.9%。


  “动车开行后,百色革命老区的老人也爱上了出门。”高雄霞说,前不久她遇到一对母女,母亲70多岁了,没开通动车前,由于担心路途颠簸,没出过远门。如今有了动车,出行更加方便舒适,女儿经常带着母亲旅行,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


  高雄霞说,高铁还加快了老区人民脱贫致富的步伐。去年12月底,百色市凌云县开通全国首个高铁无轨站,通过定点专线大巴,与百色站实现无缝衔接。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铁路部门与地方政府携手,在百色站设置‘凌云会客厅’,集中展示当地土特产品和旅游资源,借助高铁品牌效应吸引更多游客前去参观,带动旅游消费,推动地方经济增长。”高雄霞饶有兴趣地说。




土苗儿女搭上幸福车

——访宜昌东站站长李高勇

本报记者 王亚琼 本报通讯员 王联桥


李高勇(右一)正在解答旅客询问。陈晓燕 摄


  铁路穿群山,蜀道不再难。自宜万铁路开通运营以来,这条线路已经成为了进出武陵山区的主要通道,被当地人誉为“土苗儿女的致富线”。宜昌东站作为宜万线上最大的火车站,是承东接西的蜀道咽喉,自开通以来累计运输旅客4994万余人次。


  “宜万铁路作为沪汉蓉快速客运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建成给鄂西当地百姓出行带来了十足的便利。”宜昌东站站长李高勇自豪地述说着铁路带来的变化。


  “尤其是2012年起,随着汉宜、渝利铁路的相继开通运营,沪汉蓉快速客运通道全线贯通,进出川渝地区绕道走的局面被终结,宜昌到武汉、重庆、成都、北京等地的时间也缩短为2小时至7小时。紧接着,宜万铁路开通动车组列车,鄂西南地区的土家族、苗族儿女从此也搭上了‘幸福快车’。”


  李高勇述说着5年来的数据变化:“宜昌东站每日图定旅客列车从5年前的20余趟增加到目前的116趟。从宜昌东站可直达全国200多个城市,客流量连年攀升。”据介绍,该站日均旅客发送量由5年前的5000人次增长到现在的近3万人次。


  客流量的迅速攀升,考验的是车站的服务质量。该站以地域特色文化为背景,创建了“三峡美”服务品牌,以“一站二卡三心四美”服务理念,在服务台设立志愿者服务站;推出爱心服务卡和接送服务卡;利用“互联网+”平台提供微预约;提供VR全景导航等多项便民服务;为重点旅客提供舒适的出行环境和帮助。




“黄金通道”拓展新空间

——访太原局调度所值班主任任彪

本报记者 樊康屹


任彪正在向本报记者谈论太中银铁路发展新格局。樊康屹 摄


  “太原至中卫、银川的太中银铁路是加强中西部交流、带动沿线革命老区和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的‘黄金通道’,在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助力‘一带一路’建设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9月25日,太原铁路局调度所值班主任任彪对记者说。


  据任彪介绍,穿越吕梁山的太中银铁路,自2011年1月11日开通运营后,结束了吕梁革命老区不通客车的历史,使西北地区至华北主要城市的运输距离缩短了100公里至500公里,进一步完善了路网布局。目前,太中银铁路开行的24对旅客列车大多为“Z”“T” 字头,旅客乘坐快捷、舒适。其中,太原局开行的太原至吕梁“Z”字头列车,大大方便了老区人民的出行。


  “太中银铁路有效缓解了京包线、陇海线两条干线的车流压力。太中银铁路开通前,太原局装运到甘肃、新疆、青海的货物需经古店、风陵渡、禹门口分界口运输,运输距离长、通道能力小。太中银铁路使这一运输距离大大缩短,降低了运输成本。”任彪介绍。


  山西吕梁不仅是英雄辈出的革命老区,更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利用太中银铁路这一“黄金通道”,太原局对到达甘肃、新疆、青海的货物敞开受理,百分之百满足需求,增加了榆次至迎水桥、榆次至银川南、榆次至榆林、榆次至包头西等方向货物列车,为区域经济协同发展和西部经济发展拓展了新空间。




一同走过难舍铁路缘

——访南昌客运段动车二队党总支书记赖玉萍

本报记者 陈南辉


赖玉萍做出乘前的准备工作。陈南辉 摄


  “工作20载,从‘绿皮车’到如今的动车组列车,不仅仅实现了自己事业上的一次次蜕变,也见证了铁路20年的时代变迁。”作为南昌客运段动车二队党总支书记,赖玉萍回忆过往,感慨所有的事似乎都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


  1996年,赖玉萍参加工作后被分配至萍乡至上海的旅客列车任列车员,之后转入青岛至北京的列车,凭借突出的业务技能考上列车值班员和列车长。2007年,铁道部重新编制了全路列车运行图和货物列车编组计划,新图于2007年4月18日零时起实行。此时,南昌开行首趟至北京的直达列车。后来,南昌客运段成立高乘车队,赖玉萍被选入第一批列车长。此后,赖玉萍又被提拔担任高乘车队副队长、动车二队党总支书记。


  20年光阴似箭,经历了无数激动人心的时刻,让赖玉萍印象最深的,还是沪昆高铁的开通运行。赖玉萍对记者说:“沪昆高铁是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八纵八横”高速铁路主通道之一,也是中国东西向线路里程最长、影响范围最广、经过省份最多的高速铁路。沪昆高铁的开通,大大缩短了江西与全国城市之间的时空距离,1小时到长沙,2小时到杭州,3小时到上海,4小时到郑州,5小时到深圳,6小时到北京,7小时到昆明,说走就走的旅行已不再是梦。”


  “有时,我们在火车上透过车窗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一个个城市和站台,感慨万千。风驰电掣的高铁必然会极大地推动江西经济社会发展。”赖玉萍深有感触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