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霸州消费广场12-09 03:29

霸州活茬硬

民国二十九年闹大水,文安县城南村的江玉田,逃难来到霸州投奔他表叔家,表叔住霸州城里姓王,排行在六很有心计,人送外号“算破天”。见玉田逃荒来到他家,就说:“玉田呀,咱们这么近的亲戚,近人不能说远话,你表叔我是个没本事的人,日子过得也不富裕,虽能解决一家温饱,但也没存下仨、也没攒下俩,靠卖力气吃饭,住了辘辘就得干畦,你来我家住三天住五日,十天半月都行,再长了表叔可养不住你。”玉田说:“表叔你是怎么啦?我是文安你是霸州,什么事我还不明白,明儿个我就给人家打短工去,庄稼人呗,有的是力气,你给我找张锄就行了,刨除吃饭,怎么也得剩回点工钱来,帮助表叔过日子,你也减轻点担子。”表叔乐了说:“早知道我们玉田通情达理呦,吃饭吧,明天我带你上市去。”

第二天,叔侄俩来到上市口,玉田说:“表叔回去吧,我认得这地方就行了。”玉田第一天上市,被花园村的周家雇了去,周家有个掌做的,把短工们带到地头说:“今天咱们耪芝麻,小吊埝儿掏马口,三鋤一个勃儿拐,后拉一个直趟,我先耪个样你们瞧瞧。”说完话,插锄镑了一段说:“看明白了吗?就按这个样子镑吧,一个人一天八亩,耪完了管饭发工钱,耪不够八亩的,戏台上跑马‘走人’。”玉田头天打短工碰上这么个主儿,玩儿命地镑,耪了六亩半,晚饭都没吃,回到表叔家,一头扎进屋里睡了。

第二天早晨,表叔叫醒玉田说:“玉田呀,不行就别去了。”玉田说:“表叔我行,过两天就好了。”说完扛着锄就上市去了。到了上市口被驴市的刘家雇了去,还是那手活儿,吃完早饭,掌做的把短工们带到地头上说:“今儿个咱们镑棒子,不计数,我干你们就干,我歇你们就歇,跟得上的吃饭领工钱,跟不上的戏台跑马‘走人’。”说完话插锄耪地,掌做的是个罗锅,插上锄半天不来直腰的,这帮短工哪受得了,耪了两遭地就顶不住了说:“掌做大哥,咱们直直腰歇会儿行吗?”掌做的说:“直吧,没工钱。”就这样一天下来,短工们全累跑了,玉田回到表叔家,无精打采,回屋睡觉呗。

第三天早晨,玉田又去上市打短,姓刘的雇他他不去,姓周的雇他也不去,最后车门店姓王的把他雇了去。还是那手活儿,掌做的带着短工们到地头说:“今天咱耪高粱,咱们家干活儿,不计数,随便直腰,只有一个小条件,干活时跟得上我就行,跟得上的管饭发工钱,跟不上的戏台上跑马‘走人’,干活吧。”这掌做的姓王,人送外号王二疯子,干起活来像疯子,听人说他爹就是和他比干活累死的,这一插上锄,王二疯子的疯劲就上来了,一溜烟地往前镑,短工们哪跟得上他,没到中午一地人都叫他拉散了。玉田回到表叔家,对他表叔说:“我回家吧,霸州的活茬子太硬,实在顶不住。”表叔说:“不就三天吗,小伙子家怎么就顶不住了。”玉田说:“三天是三天呀,碰的茬儿不行,周八亩、刘不歇、王二疯子拉死爹。”说完就回文安了。

据说时至今日,文安七十岁以上的老头,还常提起这码事呢。

本文由武文志搜集整理,片来源网络

大家都在看

【霸州民间故事】杨庄求雨,骗爷!!

【霸州民间故事】关于石沟村的传说!

【霸州民间故事】今天看见儿戏子,想起当年我疼儿。我儿今天饿着我,将来他儿饿我儿

【故事】儿子竟然给老娘喝蛇洗澡的水,后来......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发布各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