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字社03-17 17:58
作者:Impreza

摘要: 我们听到的便是,来自占主导地位的“大玩家”的巨大“吮吸声”。

是这样,“共享经济”,或者说“按需(On Demand)经济”的热潮被Uber的成功推向了高潮,接着这个热潮的“曲线”开始下行,留下了一批主打共享经济的创业公司。难道这些初创公司注定会失败吗?


如今大量的共享经济领域的创业公司,很难不让我们想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那些电子商务1.0公司。那时,它们和今天的共享经济领域的公司一样,拥有一个颠覆性的创新、一个引人注目的客户价值支柱、一个不屈不挠的市场领导者,以及对于大多数参与者来说的一个“可怕”的单位经济效益。

 

与我们今天看到的共享经济型创业公司一样,大多数第一代的电子商务公司消耗了数以亿计的风险资本,以不断增长的估计来筹集资金。但是,随着钱被烧光,这些公司很快也消失了,只留下风投在风中凌乱的背影。

 

尽管当时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电子商务本身是一种有缺陷的模式。只是,你无法总是按照有利可图的单位经济效益来实现业务的规模化。像Amazon这样的电商公司明白这一点,在10年后,ZapposDiapers.com等,也明白了这一点。

 

然后,我们听到的便是,来自占主导地位的“大玩家”的巨大“吮吸声”。对于全球的电商行业来说,这个“大玩家”一直都是Amazon。当然,许多初创公司都曾试图通过深耕某一垂直领域,来与Amazon竞争,相似的情况也曾经出现在中国。但是,只有少数公司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像Amazon和京东这样的电商平台的规模经济实在是太强大了。即使你有更好的用户体验,你也无法与Amazon竞争,例如鞋类垂直电商Zappos;或者你有更快的配送速度,例如Diapers.com,还是无法与Amazon竞争。尽管这两家公司在各自的领域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对于Amazon来说,它们还是太小了。最终,Amazon的超大规模使得其退出战略变得清晰起来。

 

任何在电子商务领域竞争的初创公司都知道的一条规则是,先从与Amazon没有直接竞争的品类做起。这使得许多创业公司为了避开Amazon甚至不得不“创造”出新的电商概念。

 

 

上述在之前电商领域的竞争中出现的特征,很难不“投射”到时下流行的共享经济领域,只不过Amazon换成了Uber、分布式的配送和交付替代了集中的物流配送。如果Uber推出了送餐服务,那么所有在该领域竞争的公司,无疑都会“颤栗”起来。Uber拥有巨大的规模效应——它已经拥有了一个巨大的双边市场的两端,即司机和消费者。所以,他们如果想要进入送餐领域,可能并不容易,但是并非不能实现,而且许多餐厅都乐于接受来自多个外卖合作商的订单。Uber可以比任何新来者更快地扩大需求端,而且它还拥有雄厚的财力,并能够获得相对廉价的资本。这些都给予了他们进入外卖行业巨大的竞争优势。需要明白的是,Uber送餐服务并非没有挑战:运送食物和运送人是完全不同的。那么在高峰时期,Uber是会优先考虑乘坐体验,还是送货速度那?

 

当然,电商业务和共享经济各有不同,但却都拥有巨大的利益焦点。首先,共享经济受益于本地化的网络效应;然而,电商则一直是规模经济的游戏。其次,虽然Amazon的“用户界面”总是倾向于一种可以跨所有垂直类目的搜索驱动的界面,但Uber的“用户界面”则必然是垂直的,一个app提供交通应用,另一个提供食物。更进一步,Uber将连接人与车,其操作和物流也将变得更加复杂。Uber的网络效应更强,但是其工作也更困难。这使得Uber横向扩展垂直领域的机会变得更具挑战性,但是同时,这也让让他们有能力为每一个垂直领域创造出一种定制的体验。

 

 

所以,综上所述,就像电商领域出现的一个巨大的赢家,以及一些强大的其他“玩家”一样,如果Uber能够像他们以往执行的那么完美的话,从长期来看,他们将获得共享经济领域,或者说按需服务领域大部分的收益。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初创公司在此领域就毫无机会,主要是找到在这个“游戏”中不与Uber(滴滴?)等直接竞争的方法。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风险投资家和基金经理如何分析一家公司能否做大

以孜孜不倦的态度,探讨投资和商业的逻辑,我们相信文字的力量,就像相信真相藏在字里行间。